SIDEBAR
»
S
I
D
E
B
A
R
«
图书目录柜
ก.ค. 2nd, 2018 by Kwan Swee Huat

新任务

Catalog-Cabin-1

我念旧。

进入图书馆大堂,眼前一亮见到一列排开多抽斗的木柜子,一些抽斗半拖出安放着简单盆栽。久违了的图书目录卡柜子。见了它,倍觉亲切。也勾起回忆青少年时代中学生活。现今图书馆采用电脑资料库,讯息储藏量大,只要在键盘上输入基本资料,即可出现大量书名,从中挑选所需书籍,方便极了。

那抽斗柜子,都已经被淘汰多时了。现代青年学生不但用不着也不认得它是何物。

图书馆新进书籍刊物(不论新书或旧书),除了登录“大簿”(Accession Book)外,更须制作三种不同目录卡:书名卡(Title)、作者(Author)、分类卡(Subject)。制作卡过程费时耗神,之后须再分别装入上述不同的目录抽屉内供读者使用。

Catalog-Cabin-2.jpg

(图片)

我的中学时代的学校图书馆藏书,可说是数一数二的丰富,当时却采用闭架制度——书不公开让学生自由浏览借阅,必须通过上述书卡柜里的卡片,寻得所要的书名与编号,将它写在小纸片上,交予学生图书管理员到藏书室里照单取书、登录、盖上借书期限日期,借阅手续方算完毕。

找书就必须通过靠立墙边的一排木制多小抽屉书卡柜,按照笔画寻找。书卡柜分书名、作者及出版社三大类,只要有馆藏即能在这三大类书卡中寻获所要书籍。

我因此对藏书室里有那么大藏量的书籍刊物产生极大的好奇,加入学生图书馆管理员计划,一任至毕业为止。读书习惯、藏书嗜好都在这时培养起来的,对图书馆的工作的兴趣也在这时开始萌生。

睹物思情,过去几份文事工作都与藏书有关,当时还没有电脑这工具,都采用人工操作书写书卡。回忆起抄写目录卡与在书架群中搜寻同学们索取的书,乐趣无穷。

这些目录卡柜子,曾经为这大学的师生们作出贡献,见证了学生青涩入校成熟成长投身社会。时代更替,任务终结,功成身退成了图书馆的文物。它们并没有被无情的抛弃,反而赋予新生命——默默伫立怀抱盆栽绿化美化大堂。不离不弃,创新再利用,何尝不是美事呢?

 

View (6)

我与泰华文化文艺的渊源
ก.ค. 2nd, 2018 by Kwan Swee Huat

二十多年前为了解早期南来东南亚后的华人社会,常到新加坡国家图书馆索阅缩微胶卷,从中获取有关华人的讯息。书城的书店寻找自个需要的书籍,其中今古书店的旧文史书刊,满足了我部分的好奇心。

旧报章提供着大量近百年的华人社会的各种活动报道,多注重于政治军事灾难.旧籍常见“暹罗”“泰国”的描述,其历史、民俗、传说都叫人向往。常耳闻议论泰国的华文已衰弱消亡,我怀疑这种说法。因此泰国华人的社会状况,尤其是华文的传承更有莫名的兴趣。。

1995年中偶然的来到泰国。在华人商业区即俗称唐人街处溜达,见路边的繁荣拥挤不堪的杂货档口,摆卖着中原报,星暹日报、亚洲日报、京华中原及中华日报及其他多种中文刊物,即迷惑也惊喜­——华文并没消失在泰国!“泰国已无华文”的传言,不攻自破。

石龙军路旁的南美书局为此地首屈华文书店,售卖种类繁多的中国书籍及文具,楼上有几十种泰国当地华文著作在书架上;比邻的巷口有着旧书地摊,摆卖泰文与华文旧书。当时还有3家旧书摊贩卖华文旧书,多属 港台言情软性读物。那时的泰华旧书价格低廉,吸引我的大量购买泰华文史文艺出版物,二十年来兴趣至今未曾减弱。

在南美书局因大量购买搁放已久的泰华文艺书籍,惊动了老板陈式金老先生,由他介绍认识了泰华社会与经济研究专长的张仲木先生,后引见认识了林长茂先生等人,常被邀请出席他们的聚会,聆听有关泰华社会百年来各种沧桑经历,获益不浅。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»

View (6)

»  Substance:WordPress   »  Style:Ahren Ahimsa